第391章 如梦似幻

小机机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四五中文网 www.45zw.org,最快更新阴间酒吧最新章节!

    拿起喜秤,我只觉小心脏怦怦直跳,跟着手臂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待到红盖头掀开,只见一个仙子般的美人儿,正一脸娇羞地坐在床沿。

    这美人儿,青丝垂肩,玉簪斜插,袅娜纤腰不禁风,略施粉黛貌倾城,不是林仙子哪里还有别人!

    昏黄灯火下,但见林仙子鲜艳妩媚,风流婀娜,两条粉腿紧紧夹着,还不时探起螓首,星眼朦胧地看上我一眼,当真是美极了、美醉了!

    “师姐……”我只觉口干舌燥,忍不住朝她身旁凑了凑。

    “师弟……”林仙子只轻轻叫了一声,然后又羞得赶紧把臻首埋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直看得心痒难耐,忍不住又朝她身边凑了凑,真想连着她那一身红妆,都狠狠压在身子底下。

    不过我又深知,我万万不可以这样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林仙子失去了处子之身,我也就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正当我想问一下,林仙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、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不想此时,忽然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。

    我和林仙子同时抬头瞧去,只见那肥硕的老媒婆,端着一个托盘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托盘里面,放着两只璀璨的玻璃盏,玻璃盏里盛着满满的仙琼玉露,饶是闻上一口,就足够让人沉醉了。

    到了床前,媒婆把托盘放在我们跟前,脸上带着一丝戏谑,道:“小新郎不要急,喝完交杯酒,你们小两口子,就可以行那鱼水之乐了。”

    媒婆在场,我开不了口、不好问林仙子事情,于是我想也没想,赶紧端起酒杯。

    不过林仙子似是还有些犹豫,但最后深情看了我一眼,还是把玻璃盏端了起来。

    双臂缠绕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    我和林仙子对视一眼,同时仰起脖子,“咕嘟”一声,就把那仙琼玉露喝进肚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喝完了,媒婆也走了。

    但我和林仙子,缠在一起喝交杯酒的两只手臂,却依然没有分开。

    林仙子稍微用力,似是想把小臂抽回去,但还没刚有所异动,就被我一把狠狠擒住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……”林仙子急得不知所措,满面羞红。

    一杯酒下肚,我只觉头脑眩晕,浑不知自己所处何处。

    林仙子再一叫,我更是血脉喷张,双手顺势抓在她的身上,衣里衣外温柔抚慰。

    林仙子被我弄得昏昏沉沉,那娇小可爱的口鼻中,也发出一阵阵猫儿般的迷人叫声。

    我逐渐感受到,林仙子越来越滚烫的身子,自己身体也逐渐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我正犹豫,要不要进行下一步动作,却见林仙子忽然抬起头来,媚眼如丝地看着我,道:“师弟,你……做什么?”

    烛光摇曳,但见林仙子双颊如火,眼波似醉,娇艳不可方物!

    不问还好,这一问,我终于忍不住了!

    于是乎,我把仅有的一丝理智,也狠狠抛在了脑后!

    我手上不禁放肆起来,所触皆是滚烫一片,最后迫不及待地拥着林仙子,与她双双倒在了被褥之上……

    罗裙半卸,绣及双桃。

    眼迷离而纤手勾劳,腰闪烁而灵犀紧凑。

    觉芳兴之甚浓,识春怀之正炽,足以玉容无主,任教蹈碎花香。

    弱体难禁,持取翻开桃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良久,良久。

    看着躺在怀里的美人儿,我柔声问道:“师姐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林仙子宛如醉酒一般,迷离地看了我一眼,四肢摊开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我心中既是怜惜,又是疼爱,蓦然低头,恰好看见被褥之上,那一抹刺眼的鲜红!

    这一抹落红,有如一座牢笼,将我囚禁在了这个狭小的世界。

    当时我心中一震,用被褥将林仙子密密包住,紧紧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有道是:

    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    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

    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

    梦中之情,何必非真,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,来得如梦似幻;这种感觉,也似梦幻一般美好。

    可我知道,因为这一梦,或许我永远都回不去了……

    我正在暗自感叹着命运弄人,不想此时,木门“吱呀”一声又开了。

    这次进来的,不仅有那肥硕的老媒婆,更有之前失踪的另外七个女人。

    颜涉仙姑,白素,小青,陆夫人,陆小婉,魔女,曹颖儿……

    这七人,与刚刚的林仙子一样,都穿着一身红妆,好像初嫁的新娘一般。

    她们本就绝色无双,此时灯火摇曳,加之身旁肥硕媒婆的映衬,更显本身的娇艳多姿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白师姐,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嘴里喃喃叫着,每叫到一个名字,对方都含情脉脉地看着我,但却都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媒婆把她们朝床边一推,道:“有妻妾如此,夫复何求?”

    我梦呓般地痴痴道:“是啊,有妻妾如此,夫复何求?”

    媒婆再次把门关上,道:“**苦短,公子慢慢珍惜吧。”

    我猛一回头,见林仙子已然沉沉睡去,于是伸手把颜涉仙姑拉了过来,将她身子剥得一丝不挂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那颜涉仙姑,娇体宛如美玉雕就一般,纤浓合度浑然无暇,直看得我头晕目眩!

    不过……我和颜涉仙姑这样,倒是有人看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其她几人还没什么反应,但见我厚此薄彼,小青先主动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闹,一不小心,我们就把床头的蜡烛给打翻在地上;顿时,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昏暗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我也分不清谁是谁了,这一恼火,干脆把她们几个女人,一股脑儿全拉了过来!

    木床吱吱呀呀,仿佛摇晃了整整一个世纪。

    直到我们几人全部没了力气折腾,房间里才逐渐回归平息。

    有诗为证曰:

    八美连袂闹香榻,不放公子半刻闲。

    才向娇娃蚌里挑,又见媚娘那边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诡异的地方,也不知黑夜和白昼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九人一直呆在这房间,饿了自有人送饭来,困了倒头便可睡去;坐拥美人,环绕花香,当真是神仙般令人艳羡的日子!

    如此过了不知几日还是几年,这一天,我刚刚搂着颜涉仙姑和林仙子睡去,忽听外面“轰”的一声,似是有什么东西炸了一样!

    顿时,整个房间都开始摇晃起来!

    房顶开始坠落,地面开始塌陷,就连我们身下的木床,也摇摇晃晃着即将倾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