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

春日负暄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四五中文网 www.45zw.org,最快更新放任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个月还没走到尽头,陈昂要出差了。其实也不是非他去不可,到北边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小城市查税收违法的案件,繁琐无聊但又非去不可,大家都不愿意去,来来回回,自然落到了资历最浅的陈昂头上。

    “哎,年轻就是好啊,不像我们,老胳膊老腿还拖家带口的,我要是去了,我老公一个人带孩子我太不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小陈工作也不要太过拼命哦,要是拍拖的时间都没有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说什么呢,小陈这么优秀,不愁,女生从这里排到省局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陈,陆局的女儿跟你认识吧,上回见你们一块儿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要是平时,陈昂笑笑也就过去了,说不得还凑几句俏皮话,办公室洋溢着老阿姨老叔叔们调侃又不失慈爱的笑,一片祥和。只是今日的陈昂分外觉得这样的氛围机械而虚假,笑不是真的笑,关心也不是真的关心,他仿佛抽离出了当下,冷眼旁观着自己游移于卷宗和电脑之间。

    北方的工业城市,天灰蒙蒙,连冷风都格外呛人,路上薄薄的积雪被踩得脏兮兮的,往来人行色匆匆。当地税务稽查局殷勤地安排接风,陈昂完全没有了虚与委蛇的兴致,假称身体不舒服,连着喝了三杯,直接到了下榻的小宾馆,房间里有股挥之不去的呛人烟味。

    陈昂和衣而睡,躺在床上,一只手手支着拿着手机,像之前的好多次一样,点进了和徐蘅的微信聊天界面,一直往上翻,翻到最顶上,再一点点地往下看,看到最底下,又点进了徐蘅的朋友圈。

    徐蘅更朋友圈的频率本就不高,加之他已经从原来的化妆工作室辞职了,直播也停了好一段时间,朋友圈就更没有什么可发的。

    陈昂无意识地一直上拉刷新,却刷不出来新内容。

    他是空腹喝的酒,一阵阵的晕,眼皮上下打架,手一松,手机滑落下来。下意识闭上了眼睛,预料的疼痛却没由来,手机却没有砸到脸上,只是落在了脸侧,在松软的床垫上弹了弹。

    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陈昂第二天起得很早,跟着带路的人七拐八弯地去了工厂林立的市郊,查上游开票企业,看生产规模,查账本收支,对发票领用数额,给法人和财务做笔录。流程很清晰,一点意外都没有出现,陈昂几乎是机械地完成着一步又一步,头昏脑涨。

    如此天天地重复这样的工序,该收集的资料都整理好了,陈昂启程回去的前一晚,当地陪同协助的人说什么都不让陈昂躲了,饭桌上推杯换盏,酒不是什么好酒,菜也不是什么好菜——不敢铺张,只是热闹却半分不减,称兄道弟,从上个月有企业放狗咬人烧账本说到前天儿媳妇生了二胎,是个大胖小子。

    陈昂根本没有放心思在饭桌上,不知不觉就被灌了几杯,从喉咙一直烧到胃里。

    他撑着椅背站起来,走到饭馆外面,吹着冷风,点了根烟,抖了抖烟灰,摁开手机的一系列动作好像已经成了输入的程序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又一次点开了徐蘅朋友圈,无意识地上拉松开刷新。

    这一次却有新内容。

    没有配任何一个字,只是一张图片,一张机票,关键信息打了马赛克,但目的地清清楚楚地写着东京,仔细辨认着时间,马上就要起飞了。

    “哎,这位先生,劳驾别堵着门口啊,旁边让让成吗。”

    陈昂退到旁边,喃喃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”

    到了散场的时候,饭桌腿边堆了好几个空了的酒瓶,陈昂也忘了自己喝了多少,走起路来直发飘,臂弯里搭着厚羊绒大衣,自己摸着墙回房间去,皮鞋踢在门边。

    他关上门,背靠着门板坐在被烟头烫出好几个洞的地毯上,脑袋也发飘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小陈啊!没、没睡吧,咱们再、再喝!谁、谁先趴下谁——”

    隔着门,发着酒疯的同事被酒店的工作人员劝走了,嚷嚷的声音越来越远,一切重归寂静,摆在床头柜上的电子钟滴答滴答响。

    陈昂突然踉跄着站起来,粗暴地打开自己的行李箱,把里面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东西一股脑全部翻倒出来,东西落了一地。他把每一个裤兜和衣兜都掏了一遍,衬衫西裤被揉得皱巴巴,洗漱用品也滚得到处都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