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

春日负暄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四五中文网 www.45zw.org,最快更新放任最新章节!

    徐蘅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独立的人,确实他也是,他以前甚至很少掉眼泪,但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遇见了陈昂之后,掉眼泪的次数比以往的所有加起来都还要多。他以一种堪称决绝的方法,将陈昂从他的生活里抽出来,自认为一切都会和之前一样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徐蘅被邀请到了张亭家过。张亭夫妇都是很好的人,再三邀请他留在家里住几天,他们家的小女儿更是顶着一头徐蘅帮她绑的复杂小辫子,抱着他的大腿眼巴巴的求他再住几天,但徐蘅还是委婉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张亭把徐蘅送出门的时候,还给他塞了一张银行卡,徐蘅打死也不收。

    张亭:“钱不多,备着不时之需,你拿着不用也行,等你回来的时候,再原封不动地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徐蘅这才收了,低头看着鞋子尖,真心实意地说道:“姐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张亭是真心把他当做弟弟,替他按了电梯,说道:“我已经挑好地方了,很热闹的地方,十五楼,做工作室正好。你好好学,回来就可以帮我。”

    电梯来了,徐蘅伸手抱了抱张亭,回家去。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断断续续地下雪,徐蘅出去的时候正好停雪,地面覆盖了薄薄的一层,踩上去的时候吱吱响,路上基本没人,大家都在家里过年,只有偶尔几个穿着新衣服的孩子在路上跑来跑去,玩那种简易的小炮仗,小小的一粒,扔在地上“啪”一声响,惊得停在路边的车时不时响起警报,小孩子就大笑着跑走。

    徐蘅裹着红围巾,溜达着回家,站在自家楼下发了会儿呆,听到了汽车发动的声音,不知道是谁这大半夜的还开车出门,抬眼望去只看到个车屁股。

    徐蘅有些魂不守舍地开门上楼,最近这段时间,他都在断断续续地收拾行李,准备之后退租,家里乱糟糟的,敞开的大行李箱就放在客厅正中央。他懒得开灯,把门关上后就摸着黑回房,黑暗中踩到了地上一个什么东西,差点摔倒,手扶在电视柜上,碰到了什么东西,“哐啷”一声响。

    徐蘅心里一慌,忙伸手去扶,把差一点就要摔落到地上的玻璃绣球花扶稳,去开灯。

    幸好,永不枯萎却又脆弱得一碰就会碎的玻璃花还完好如初,在灯光下,每一片花瓣都闪着莹润的光,好像有很多天上落下来的星星藏在里面。

    徐蘅盯着花看了很久,吸了吸鼻子,找来一个大小合适的盒子,找来一件掉色松垮的旧毛衣,剪碎了垫在里面,将这朵玻璃花稳稳当当地放进去,填得一点空隙都没有,打碎的风险降到最低,盒子盖上,放在行李箱里。

    他打开手机看了下,东京的温度和这里差不多,也在下雪。

    陈昂的年过得很糟心,吃年夜饭那一晚,贺婉做主将陆依然也一起叫了过来,仿佛是对陈昂生日没有在家里过,连电话也没有接的报复。

    饭桌上的气氛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差,周成安和陈婧一句话也不讲,甚至连眼神也不交流,吃饭的过程中,周成安不小心把一根筷子落在了地上,就落在陈婧的脚边,陈婧连眼睛也不抬一下,甚至在周成安说了句“脚让一下”之后也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陈昂已经惫懒得连应付的笑容也露不出,陆依然也识相地不去多说话,陈正德向来是食不言寝不语的老式做派,饭桌上只有贺婉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说着最近天气冷,花园里的好些花都蔫儿了,还有诸如此类的不痛不痒的话题,以一种让人恼火的若无其事,维持着表面的和平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“和平”只维持到了饭后一小时。

    当周成安一次又一次在陈婧的横眉冷眼之下吃瘪的时候,他试图在一直以来保持着妻弟的恭顺礼貌的陈昂那里寻找成就感,颐指气使地让陈昂帮他递一下电视遥控器,陈昂只当他在放屁,毫无表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