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

春日负暄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四五中文网 www.45zw.org,最快更新放任最新章节!

    徐蘅可以算的上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了,张开嘴浅浅地把**含进去,陈昂见状,也奖励性地帮徐蘅口了起来,爽得徐蘅都快撑不住了,嘴里含着根东西叫不出来,口水顺着下巴流下来。

    陈昂吮棒棒糖似的舔来舔去,胯小幅度地往徐蘅嘴里顶,才没一会儿,徐蘅就塌着腰趴在陈昂身上射了,全射陈昂嘴里了。陈昂侧头拉了抽纸把嘴里的东西吐掉,才发现**过后的徐蘅整个人都瘫软了,岔开腿趴自己身上,下半身湿哒哒的,一脸失神,白衬衫皱得不成样子,嘴里还塞着自己的**,连吐出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场景,陈昂看得脑子一热,托着徐蘅的下巴把自己东西抽出来,磨蹭了两下水红的嘴唇,全部射在徐蘅的脸上。浓稠的精液顺着徐蘅脸颊往下流,完全和之前陈昂心里的龌龊黄色废料无缝重合。

    徐蘅不明所以,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流氓**了,只觉得自己脸上痒痒的,伸舌头舔了舔,后知后觉地皱了眉头,抱怨道:“好难吃呀。”

    精液的味道当然不好吃,陈昂嘴巴里味道也不佳,但他也不想打断节奏去漱口,抽了纸把徐蘅脸上的东西草草抹掉,摸了颗桌上摆着的薄荷糖,扔进嘴巴里,嘎嘣嘎嘣嚼碎了就去亲徐蘅。

    徐蘅被压得陷入到松软的沙发里,脚被打开,已经扩张好的后穴被陈昂再次勃起的**一点点挤进去。徐蘅被亲得无暇他顾,一遍一遍被操开也只能有哼哼叫的力气,说是任人宰割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陈昂体型比徐蘅大一圈,从后面看,只能看到他绷紧的背,还有不断耸动的下半身,徐蘅只能露出被架在沙发背上的小腿,连脚趾头都泛着红。

    可能是主场优势,又可能是因为已经射过一次了,陈昂这回格外持久,做完之后,徐蘅趴在沙发上软成了一滩水,一直没脱的白衬衫上沾满了斑驳的体液,皱成了咸菜。陈昂又去洗了一遍澡,出来的时候徐蘅还趴着,居然都闭着眼睛打起了小呼噜。他轻轻推了推徐蘅,叫道:“去洗洗。

    徐蘅吸了吸鼻子,压根不想动,迷迷糊糊地说道:“帮我叫车啊。”

    还叫车,梦游回去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陈昂直接把他扛起来,塞进浴室里热水冲了一下,又抱着他放到床上,徐蘅翻了个身,骑着被子又睡过去了,背又白又瘦,瘦而有肉,从脖子到脊椎后背到屁股大腿的纹身都看得清清楚楚。陈昂把被子从他怀里抽出来盖上,自己拿了另一床被子,躺在旁边,听着徐蘅若有似无的小呼噜,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徐蘅醒来的时候浑身像被卡车碾过,头也痛鼻子也堵,换季感冒中招了。他晕乎乎地坐起来,发现自己啥也没穿,床上也只有他一个,自己昨晚穿过的衣服叠好放在床边。

    陈昂家是个小跃层,卧室在楼上,拉开门帘,沿着雪白的楼梯下去就是客厅。落地窗大开着,阳光倾泻而入,昨晚还蔫巴巴的绣球花泡了一晚已经活过来了,被从水里捞了出来,花瓣上还带着水珠。

    桌上摆着一份早餐,陈昂穿着背心短裤,嘴里叼了烟,正在洗碗。

    徐蘅站在原地发起愣来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突然闻到了烟味,嗓子痒,咳了个惊天动地,差点气都没喘上来,眼睛和鼻头都红彤彤的,像圣诞老人的驯鹿。

    陈昂听见声转过来,把烟灭了,说道:“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想着戒烟,棒棒糖吃了不少,但还是总戒不掉,心烦了就想抽,闲下来也想抽。

    “你感冒了?”陈昂指了指桌上,“我叫的外卖,刚好是粥,你吃点,我待会儿给你翻点药吃。”